郭卓坚又提覆核 反对派要司长上立会

郭卓坚又提覆核反对派要司长上立会《文汇报》报导,反对派持续在UGL事情上死缠烂打,其中长洲覆核王郭卓坚声言梁振英没有申报是违背基本法,而律政司未有咨询独立法律意见是行政失当,请求司法覆核;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和尹兆坚就宣称会在周日建议游行反对。反对派并要求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到立法会司法及法律业务委员会

郭卓坚又提覆核 反对派要司长上立会
《文汇报》报导,反对派持续在UGL事情上死缠烂打,其中长洲覆核王郭卓坚声言梁振英没有申报是违背基本法,而律政司未有咨询独立法律意见是行政失当,请求司法覆核;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和尹兆坚就宣称会在周日建议游行反对。反对派并要求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到立法会司法及法律业务委员会告知。建制派指出,立法会业务委员会首要评论方针性事项,并非针对单个个案,不该打破常规影响委员会运作。郭卓坚向高等法院请求司法覆核,要求推翻律政司不申述梁振英的决议。他声言,梁振英在任内收取UGL约5,000万港元,但未按基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向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申报,而刑事检控专员梁卓著没有如前人处理相似事情般咨询海外独立法律意见,更没有详列不作申述的理据,是行政失当。林卓廷和尹兆坚昨日就举办记者会,预告于周日建议游行至律政司反对,声言郑若骅不要再龟缩,揭露解说不寻求独立法律意见及不作检控的具体理据,后者更宣称正考虑以司法覆核或私家检控方法再跟进事情。廖长江:委会不该论个案反对派更要求郑若骅到立法会告知。自身是大律师的立法会建制派班长廖长江承受香港文汇报拜访时表明,立法会业务委员会的功能是处理大众方针,不会触及单个的个案,若此例一开,每次会议是否仅仅评论个案?那方针问题怎么处理?再者,就算郑若骅到会,她又要告知什么?廖长江更说到,郭卓坚已向高院请求司法覆核,即事情现时已进入司法程序,质疑评论事情是否适宜,若郑若骅只告知一般性准则或指引的话,底子不会满意反对派的希望,含义也不大。若然要立法会破天荒处理反对派的要求,是否合理?他以为,如郑若骅决议再解说,能够挑选其他场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